三径就荒
不变的你伫立在茫茫尘世中
 

[唐张]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

-隐不知道什么张,不标了。

-脑手俱残,写不出顺畅句子,复健一下看有没有救0 0

-懒得想我什么词sensitive了,外链吧


我终于注册了个AO3


 

全职高手相关100问

来自  @no curtain call 的击鼓传花


1- 你的ID?

三径就荒


2- 你的年龄?

阿姨


3- 请写下回答问卷时你的阅读进度

一些cut和一些章节


4- 是什么时候开始看全职的呢?

2017下半年


5- 说说发现全职的过程吧!

小伙伴安利


6- 喜欢追连载吗?

不太喜欢


7- 对蝴蝶的更新速度满意吗?

没见识过


8- 看过蝴蝶的其他文吗?


9- 如果看过,和全职做个小对比?

略...

 

[张喻]土星光环下

“夏至文州”活动 08: 00


张新杰第二次见到喻文州是在9街PATH站入口,一对男女在边上长时间相拥,似在匆匆人流中上演一出突兀的生离死别。喻文州正往月台里走,手里一枝黄玫瑰,应该是刚在马路对面的花店买的,包在日本超市的促销宣传单里。张新杰看见他,定格了一瞬,几乎要融入边上那场漫长的拥抱。于是他跟着走进车站,走近黄玫瑰花瓣上的水珠,并对他说:“我们应当是相似的。”

“你喜欢花吗?”喻文州转身对他笑,他们就浪费了两张车票回到地面,在格林威治村布满典故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又目的昭彰地走。冬天的温度透过衣衫钻进皮肤,喻文州率先喊冷:“达利在六七十年代每年从西班牙跑到纽约过冬,他一定...

 
 

【王张/安王】Con Te Partirò

趁手机端还不强制实名的时候赶紧转载了……
诸君,真的是离别时刻已至啊(
我们都要像这个老王一样安详地接纳新世界了((胡言乱语

花枝丸与烧鸟串:

债多不怕那啥米,大概不需要外链吧。和基友那篇[王张]Viva la Vida互文,时间线接前篇,不过单独来看大概也行,依然小安视角第一人称。主CP外,其他还有安张,微草骑士团X老王,王柔。新杰真是我的哲学女神,ww。


前国王:王   大主教:张  现国王:高    注:所有地名均XJB胡来取自直直原作 



我在空积城第...

 

今天应该很高兴:一个文评

讲讲两篇同人文里的放逐与回归。

《全职高手》是一个被放逐的主人公东山再起的故事。小说绝大部分篇幅写的是一种“重回巅峰”式的回归,花样百出地细致描写不论是下放网游还是重回赛场,你叶神如何依然是你叶神,打造出一个最强竞技选手的形象。而更值得玩味的是另一种回归,即功成名就之后的衣锦还乡。小说结尾叶修出任国家队领队,笑言是被父亲“轰出来”,这里的被父亲赶出家门不仅和小说开头被嘉世俱乐部逼走形成一个喜感的对照,也和整个故事开始的开始,少年叶修离家出走遥相呼应。曾经的逆子与精英家庭达成和解,通过“为国争光”实现一种皆大欢喜。因此,小说结尾处叶修的第二次回归相对于“老将回归赛场”和“重回巅峰”而有了更多层...

 

30天推韩张挑战

我忏悔,脑补中的乌夜啼同设定老韩中心的文持续绝赞跳票中,错过了老韩生日。就,给他个愚人节礼物叭!

题目改编自该cp拆家的一套挑战问卷,没脸艾特出处(。)

预警:我很雷


D1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韩张的

动画入坑的我看到12集……呃……那时候我想吃的是张韩其实(小声)


D2 说出你喜欢韩张的三个原因

青松气质红梅品格!下流的封建余孽气息!粮真多(。


D3 入坑后看的第一篇同人

呃,《不可说》(


D4 韩张圈最喜欢的一位画手

Adling


D5 韩张圈最喜欢的一位文手

久幸


D6 原著中你觉得韩张最甜的地方

“两位选手,在数万观众的注视下,紧紧地...

 

[王张]Viva la Vida

*有安→张

*小张生日快乐!

@花鸟已应阑 生日快乐!


--------

我到空积城第十教区做主任司铎,与那个人被送到本堂来扫地,是在同一日。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两件事之间的关联,只沉浸在接到大主教的手谕的惊异和喜悦中。因为在此之前,我只是个普通的修士,与大主教仅有的一面之缘是在他应了我们院长的邀请,来给我们讲《上帝之城》的时候。

我总是忍不住一遍遍回忆那天的情形。那是个有着玫瑰金色阳光的下午,大主教大人的拉丁文口音很特别,有一种庄严的古典韵味,是我在修道院里从未听过的。而更让我意外的是他的年轻,讲坛上这位尊贵的人物看上去比我们这些学生大不过十岁,在一...

 

小小少年之我要炸学校

算是乌夜啼番外的小段子

皇帝说如今江左太平,这个太学是不是应该重新办起来了。

于是王杰希就被大伯指派去代表老王家子弟到太学报到,内心是不屑又有点小忐忑的。这年头谁看得起太学啊,太学能有咱们微草堂私塾好吗,不可能。可是既然是大伯点名叫自己去,这里头总该是有些文章可做的,莫非是要自己去给各家子弟起一个表率作用?

王杰希观察地形。教书先生约摸还有一会儿才到,早到的几个人在东南角聚成一窝晒太阳。

不,不是晒太阳,至少不全是。王杰希走近了,发现几个面熟但叫不上来名字的少年正围成一个圈,圈中央是块打磨得圆乎乎的,中心厚边上薄的水精。一个人掌着水精聚着阳光,看得目不转睛,一个人摊开张纸就画起示意图,一边还跟另一...

 

[孙肖]邮差

光圈f/16,快门14s,ISO200,白平衡2700K。一阵咔嚓之后,肖时钦满意地收起三脚架,再抬头时方感觉到被暮色四合的大盐湖真正拥抱在怀里。远山环绕,苍穹无涯,湖光模糊了天地的边界,而天地之间只有一个自己,脚下龟裂蓬松的土地析出的盐花把水鸟的残骸都染上一层白。初秋的黄昏寂静无风,耳边是飞虫振翅的噪声,腥咸的空气中可以辨认出自己身上的驱蚊水和若隐若现的动物腐烂气味。

于是他在这荒凉的怀抱中沉浸片刻,便如每一个薄情的过路客一样,钻进车里,飞鸟归林般向着手机信号和城市灯光驶去。

快到盐湖城的时候他停车加油,顺便翻Yelp找中餐馆解决晚饭,翻着翻着就发现边上多了个人,目光一闪一闪地瞥...

© 三径就荒|Powered by LOFTER